二次元经纪人 第外章.129 结束此刻之人(上)

    听到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待在教堂角落的兰斯洛特注意到了这一点,所以她立刻从自己的位置上离开,不过这个举动也引起了周边穿越者们的注意,使得她在此刻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。笔神阁 bishenge.com

    察觉到他人视线的兰斯洛特并未理会,因为无论说什么、解释什么,在他们看来也只是谎言的一部分,很难在这个局面下取得这些家伙的信任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比起与众人交涉、牵扯,还不如把时间用在应对问题上面,至少能够提前预警到糟糕的情况,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于是兰斯洛特走向了大门,那里是无人把守的,毕竟防御术式将整个交谈和附近的部分庭院都包裹了起来,这也是为了对四周进行观察而做的考量。

    要知道教堂的前后门附近才有窗户,而在靠后位置的各个房间全都是封闭式的通道,所以不清楚那些位置的怪物们的举动,因此也就扩大了守备范围来巡逻,便于提前观察到怪物们的行动。

    由于兰斯洛特是朝着门口走去,远离了聚集在后方区域的穿越者,为此在其他人看来属于‘威胁远离了自己’,并未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这时候也有人提醒兰斯洛特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点,不要想着逃走,这个包围教堂的防御障壁不只是挡住外来者,也可以内部的破坏攻击,为的是防止有人在内部捣乱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认为兰斯洛特想要破坏障壁来害死众人,而她自然不会选择这么愚蠢的做法,毕竟不管结果如何,对于兰斯洛特而言都没有太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归根究底,兰斯洛特背叛的理由建立在‘跟顾武合作,完成破坏世界的计划’的前提之下,倘若此时此刻的兰斯洛特让所有人都陷入危险当中,等于是抛弃了顾武的计划,结果只会带来麻烦而已。

    带有恶意的穿越者在兰斯洛特看来的确是个威胁,但目前她还没有解决这群威胁的念头,同时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和机会。

    推开门走出去,包围教堂的巨大障壁似乎也有净化空气的作用,使得整个前院的部分空间很是清爽、干净,与过去闻到的瘴气完全不同,让人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的兰斯洛特完全没有放松下来,她走到外面的理由是为了调查前不久听到的异响。

    如此计划的兰斯洛特走到了屋内所在区域的外围,也就是墙壁另外一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与教堂内那些被瓷砖、混凝土建造而成的地面不同,屋外的地面没有过多的遮盖,所以能够清楚地看到地面的变化。

    蹲下来的兰斯洛特把手放在地面上,触碰着冰冷大地的她感受到了隐隐约约的震动,刚刚听到的声音估计就是地底下深处的石块扭曲、摩擦、碰撞后发出的异响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好事……

    正如一栋大楼最重要的部分是足够稳固的地基一样,假设教堂正下方的土层也被破坏的话,事情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喂!骑士!你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做什么?!想要挖开地面逃走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逃走的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在做什么?我想他们不可能决定让你出来巡逻吧?如果不想要惹麻烦的话,最好乖乖待在我们的视野当中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这个障壁是否延伸到正下方?还是只保护着地表上的一切?”

    负责巡逻的穿越者听到这个问题,他摆出疑惑的表情,接着说

    “我只是观察有没有怪物们突破这个障壁而已,其他的问题就不清楚了,而且我也不想要回答你!此前因为你的背叛,我可是有朋友在北侧队伍里面被杀害了!为什么你还可以如此心安理得啊?!”

    变得气氛的穿越者发出大吼,跟着用目前插入刀鞘的武器抵着兰斯洛特的脖子,让她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们身份是一样的,都是被某个东西控制的穿越者,必须完成一些棘手的任务,但那并不代表着我们就要舍弃荣耀和信念!你的背叛行为实在是有够可耻!”

    右手放在自己武器上面的兰斯洛特没有立刻攻击。

    她认为这只是价值观的问题。

    实际上她也认同荣耀的重要性,也知晓信念带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她不得不承认,在拥蹙它们之前,真正重要的是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就拿这个教堂来举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?”

    对方的口气再度疑惑起来,而兰斯洛特自然没有停下

    “信徒们在来到这里祈祷之前,他们要做什么?为了早起而熟睡,为了仪容而洗漱,为了赶到此处而走路,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也是很普通的事情,可它们同样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环;因此信仰和荣耀也是如此,在拥有它们之前,不是有更多的前提?”

    而在无数个前提当中,活下去就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‘活’的重要性超过任何一种。

    被看做自私也好,被当做混蛋也罢,反正兰斯洛特永远不会放弃这个执念。

    当然在某些历史上,若是没有无私奉献的人,世界可能早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有如何呢?她只是想要活下去,不是为了谁,而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假如存在一个不得不死的理由,哪怕上帝过来劝说自己别死,兰斯洛特也会执行对应的行为。

    因此现在的兰斯洛特的理由就是‘活下去’。

    “满口胡言。”

    用刀鞘抵着兰斯洛特的穿越者大声反驳

    “那也只是你们胆小鬼的借口罢了!不过是自我安慰和自我麻醉,你的世界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,那么你的未来注定会一直孤独下去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反正我没有你那么理想化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希望大家做正确合理的事情而已,是你违反了这一点,甚至是因此背叛我们!”

    “你又如何?愿意为这里的人牺牲自己的一切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那可真是高尚。

    兰斯洛特的右手放在了刀柄之上,她可不会让这名穿越者一直干扰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另外一名巡逻者从左侧区域的拐角位置出现,手里还拿着一些折断灌木的他看到两人的互动后立刻冲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冷静点!现在可不是内斗的时候!”

    拥有一头脱色长发的穿越者是一名男性,他用力分开两人后望向兰斯洛特。

    “你进去吧,你不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出来调查而已,室内听得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地下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也许教堂特地做过隔音处理,为了防止早上的祈祷吵醒其他人,所以待在教堂里面的话会错过很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听到兰斯洛特这么说,有些好奇的长发穿越者与旁边暴躁的穿越者不同,而是冷静地发起询问

    “你感知到了奇怪的动静?可魔法师和我们巡逻人员什么都没有观察到……现在原本冲向教堂的大量怪物都已经消失了,我想它们一定都在暗处准备埋伏我们吧,所以只要我们不采取过激的行为,应该可以坚持一阵子,直到另外一边的事情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来看,那些怪物不是消失了,它们也不是去埋伏了,只是单纯的改变了位置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它们进入了地下?”

    长发的穿越者倒是猜出了兰斯洛特的想法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此前显得暴躁的穿越者无法认同,他会这么想的理由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叛徒骑士,你没有和魔法师们聊过吧?他们的术式可是延伸到了地底下,哪怕不够深,只要能够封闭这个教堂各处就行了,消失的怪物们一定在等待机会,而不是钻入地下和深处的术式正面碰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有一点你并未想到……为了抵抗地表上的怪物们,大家对地表的术式障壁的强化更多一些,而地下的术式则是有所缩减,意味着我们脚下的防御要低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你说的没错,可那群如同原是野兽一般的家伙真的可以知道这一点?”

    针对这个问题,兰斯洛特说出了自己之前的发现。

    “过去在逃走的时候,有两名穿越者被怪物吞噬,而吞噬穿越者的顾武可以使用该人的力量,即便是还很粗糙,也不否定那就是穿越者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没看错?”

    “那名少年也是当时的证人,他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;既然对方可以复制吃掉的穿越者的力量,万一还复制了一部分智慧呢?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那只是你的猜测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但是能够否定吗?假设是真的呢?假设怪物们就在脚下呢?”

    比起理想的局面,兰斯洛特在此刻说出了很麻烦的现实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长发的穿越者稍加思考后,他朝着教堂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被暴躁穿越者询问的长发穿越者很快给出回答

    “我要去和魔法师们聊一聊,让他们加固一下地底的防御法阵,毕竟事情可能变坏,而为了变坏准备总比变坏后才准备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道理我也懂,可这家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我们就是承担着各种风险走过来的,你也希望大家都活下去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!不过我始终无法饶恕背叛者和那名敌人!”

    “在那之前我们要解决当下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两名穿越者一同走了进去,而是留在原地的兰斯洛特再度蹲下,用手触摸地面的她释放了部分力量,如果是在室内的话,一定会被那些草木皆兵的家伙当做‘攻击行为’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借助能力的感知,兰斯洛特好似探查到了地下伸出的火山口一样,即将爆发!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我曾经有一个孩子,只不过由于喝酒的缘故失去了他的抚养权,就连去见被前妻照顾的他都不行;说实话,现在真的十分后悔,但过去的事情也无法从来,所以我要向前看,迎来新的人生!”

    “在成为穿越者的两年前,我偷偷拿走了一位同事的背包……那时候本想要拿走现金就送还回去,结果发现了钱包里面的遗书,最后……我迟了一点才过去劝说,结果你们也知道,他是死掉了;果然是我的错吧?如果我再早一点的话,如果……我究竟该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我的院子里面有两只猫,它们并没有主人,所以我将它们用毒药杀死了;我想要忏悔,忏悔过去所做的错事,只希望可以在改过自新后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教堂里面祈祷和忏悔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没有神明,我们就是自己的主宰!想想看吧!所谓的神明究竟做了什么?!这些信仰说到底只是自我安慰,一种可笑的精神寄托罢了!!!别对着不存在的东西低头!拿起武器向前看吧!”

    也有不认同神明存在的穿越者……

    牛仔看着眼前的场景,把目光放在了此前带来情报的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“哟,小子,你也想要去忏悔么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先生,我没有忏悔的想法;我一直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,哪怕在他们看来很可笑,我也不会因此动摇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和之前有些不同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找到了正确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少年回答的口气很认真,牛仔不由得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未来倒是值得期待,毕竟未来是年轻人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牛仔先生可不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活够了。”

    也可以换个说法,那就是活累了。

    一旦提及这个,就变得哲学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无论是街边的乞丐还是别墅的富人,最后都会死去,而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也会被时间抹消,十年后、百年后……一亿年后都将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的我不会放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牛仔先生,我也不会放弃,希望接下来可以顺利的完成所有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后,牛仔看到了两个急匆匆跑入教堂内的巡逻人员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中央后刚想要说话,第三人·兰斯洛特就冲入现场。

    “准备……!!!”

    教堂之外的左侧区域,从地下喷涌而出的光芒摧毁了一切,破开一个连接地底的通道!很快第二次冲击再度爆发!!

    “怪物们从地下来了!!”

    读之阁,读之阁精彩!

    (www.玉ed玉e.com = )

(快捷键←)上一页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 (快捷键→)
 
版权声明: 大乐棋牌,大乐棋牌首页二次元经纪人第外章.129 结束此刻之人(上)所有小说、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,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立即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,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最新小说地图
0.0018s 0.9213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