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537.初一初二,幼稚的人

    言情中文网最快更新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最新章节!

    除夕夜下起的雪,初一一早就停了,地上只薄薄一层积雪,跟北疆的冰天雪地完全没法比。笔神阁 bishenge.com

    秦玥和姚瑶昨夜守岁到半夜,姚瑶在秦玥怀中睡着了,醒来时都在床上躺着。

    姚大江带着姚景泽和小乖去放了鞭炮,满地炸开小红花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穿新衣。

    姚家除了宋氏之外,上到年纪最大的赵大年,下到年纪最小的小静静,所有人的过年新衣裳,全都是宋氏亲手做的,早就开始准备了。而宋氏的新衣裳,是未出阁的小女儿姚珊给她做的。

    秦玥和姚瑶穿上新衣裳,秦玥的成熟稳重,姚瑶的简洁优雅,都很喜欢。

    平儿的新衣裳是一身蓝色的小锦袍,安儿的新衣裳是一身红色的小裙子,领口和袖边都有雪白的绒毛做装饰,靴子上面绣了精致的福字,平儿还有一顶可爱的小圆帽,安儿的头花都是宋氏亲手扎的。

    给孩子们穿好衣服,洗漱过,姚瑶笑着说:“阿玥,给安儿梳头。”

    安儿坐在秦玥腿上,秦玥神情专注地给她梳头发,动作很娴熟,因为平日里女儿在身边的时候,多是秦玥给她梳头,秦玥会的发式,很多姚瑶都不会。偶尔姚瑶的头发都是秦玥打理的。

    姚瑶也给平儿弄好了头发,戴上小帽子,轻轻拍了拍:“真好看!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并肩站在秦玥和姚瑶面前,粉雕玉琢,可可爱爱的。像是商量好的,平儿拉着安儿,规规矩矩地跪下,齐声说:“给爹和娘拜年了!”

    &了准备红包怎么办?”秦玥问姚瑶。

    姚瑶问儿子:“平儿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平儿拉着安儿起来,很淡定地说:“我们去找姥姥姥爷告爹的状。”

    秦玥哈哈笑:“儿子你可真出息啊!”

    不过秦玥只是在开玩笑,给孩子的拜年红包当然是不能少的,生活要有仪式感。

    秦玥和姚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,给两个孩子,然后就带着孩子,一起去主院讨红包了。

    姚大江和宋氏今日穿得很精神,见秦玥和姚瑶一家四口过来,面上都带着笑。

    秦玥和姚瑶一起跪下给姚大江和宋氏拜年,得了两个大红包。

    然后才轮到平儿和安儿。

    &你的是什么?”平儿凑过来,问秦玥。

    说红包,其实都是精心准备的礼物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秦玥把他得的礼物藏起来,不给平儿看,摇头说:“那是我爹娘给我的,不能让你看。”

    平儿无语地看着秦玥,发现他家老爹可是越来越幼稚了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的主要活动就是互相拜年。平儿和安儿得了许多礼物,秦玥和姚瑶也给除了自家娃之外,弟弟妹妹,还有侄子外甥,都提前准备了红包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回娘家。

    姚家出嫁的两个姑娘,姚玫和姚瑶都是在娘家住的,今年初二跟往年一样,全家一起到宋氏的娘家去走亲戚。

    礼物是姚大江早就准备好的,姚玫把小静静也裹得严严实实,带上一起去。

    马车到宋府大门外,宋思明和孟静婉很快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孩子们又拜了一圈儿年,得了一大堆的礼物。

    宋思明的女儿和姚玫的女儿放在一处,安儿拉着马月娇过去看,笑嘻嘻地说:“我是大姐姐,娇娇你是二妹妹,这是三妹妹,这是四妹妹!”如今孩子多,但同辈的女孩儿里面,安儿还真是最大的,她喜欢当大姐姐。

    娇娇连连点头,觉得安儿姐姐说得什么都对。

    姚大江和马明两个连襟坐在一起,跟宋强三人闲聊。

    马明已经决定全家都留在京城,不走了,等过了初五,他们就搬到原本宋家住过的那个小宅子里面去。他前几日出门上街转了转,发现京城里面卖土产的铺子不多,尤其是北疆的土产,这生意可以做,所以他打算过了年瞅个机会盘个铺子开店干回老本行。京城的物价比清水镇可高多了,只要维持成本,赚得不会少。是会更辛苦些,因为最难的就是进货,要降低成本,就得自己上,亲自到北疆去拉货。马明不怕辛苦,上回来京城,就打定主意想打拼一番,结果出了意外状况,这回他还是下定决心,好好干。靠自己,在京城立足。

    姚大江微笑点头:“听起来很不错,定是能成的。”

    马明原本不打算留下,但宋思明来劝他,孟静婉又去劝马丽红。一是为了老人的心愿,二来也为了孩子的前途。

    马明是个有心气儿的,希望自家也能出个读书人,光耀门楣,希望儿孙日子都过得越来越富足,他对儿孙的责任,想要尽力做到最好,所以他一直很努力。

    马明也是孝顺的,不管他跟宋月芝关系如何,这些年,他成了宋家的女婿之后,宋老头和周氏对他可是没得说,回回给孩子给宋月芝做衣裳,都少不了马明的。

    早几年马明的生意赚得也不多,家里开销很大,老老少少都要靠他一个人养着。每回过年给宋老头和周氏的孝敬钱,他们当面收了,回头总是藏在给他们捎带的回礼里面,又还回去,说都过得不容易,他们不缺钱,让马明照顾好家里。

    马明自己的爹娘还能干得动的时候,就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马明的孝敬,连带着要求马明养着弟弟和妹妹。马亮和马秀秀成亲的钱都是马明出的,而这原本该是马家二老的责任。不止如此,后来二老干出来的事情实在是让马明寒心。

    都说女婿半个儿,相较之下,马明觉得宋老头和周氏真的把他当半个儿子看的,他自己的爹娘倒是只把他当摇钱树。早前在老家,每回马明带着宋月芝回娘家去,不管宋月芝怎么刻意显摆,打肿脸充胖子,宋家二老总不忘了叮嘱宋月芝,让她不要乱花钱,衣服够穿就好,不要跟马明闹脾气,遇到事情要有商有量,和和气气,好好过日子。又总是不忘了跟马明说,让他注意身体,不要太辛苦了。若是有机会能分家,该分就分,在家里也要硬气一些,不能马家人让他赚钱养家,还让他受气。

    很多事,马明都记在心里,不曾忘记。不止宋家二老,其实宋强这个大舅哥和刘氏这个大嫂,素来对宋月芝有些意见,但对马明都是不错的。更别说马明最欣赏的连襟姚大江一家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马明过去那些年对宋月芝很容忍的原因之一,因为宋月芝作为宋家的女儿,嫁给他,他总是想着对宋月芝好是应该的,宋月芝娇气一些也无妨,他作为男人,要包容。

    到如今,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,但逝者已矣,活着的人,更应该以此为鉴,好好走接下来的路,不能走歪了。亲人之间,也要互相帮扶照顾。

    所以最终马明还是答应了宋思明,留在京城。

    孟静婉劝马丽红倒也不顺利,因为马丽红当初亲眼看着宋思清死在她面前,阴影很重,当然对宋家其他人没什么意见,因为别人都挺好的,只是她想过普通人的日子,不求荣华富贵,总觉得京城是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孟静婉让马丽红跟刘达商量一下,刘达倒是看得更通透一些,说不管在哪儿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就是最好的。这是非,可不是离开京城就能避免的,在京城至少有人罩着,回到老家,出了事,京城这边也不可能立刻知道。先留下,若是真不能习惯,还是想回老家,他们到时候再回去便是。老家的宅子和铺子都还在。

    至于宋月芝,回到娘家之后,这几天倒是好转了些,能认清人了,糊涂的时候少了,但很安静。

    也没人说让李郎中或者姚瑶给宋月芝看看病,因为她这是心病,总要自己想通才能好。虽然二老看着她那样子,很是心酸,但总归人还在,慢慢好转,而且这回真得了教训,日后好起来,能跟马明好好过日子,对孩子好一些,他们也能更放心。

    午饭是周氏刘氏宋氏和孟静婉姚瑶姚珊马丽红一起下厨做的,姚玫得看着小静静。

    吃过饭,回去的路上,宋氏跟三个女儿坐了一辆马车,母女四个久违地凑在一处,只她们,没别人。

    &我见你还给小姑盛汤,她以前做的那些事,你都不怪她了?”姚玫问宋氏。

    宋氏和宋月芝是亲姐妹,但从小到大,宋月芝可没少坑宋氏这个姐姐,处处攀比压制。其他的倒是没什么,只宋氏最艰难的那些年,她的亲妹妹宋月芝不仅没给她一点支持,反倒总是瞅准机会就戳她痛处,来彰显自己的优越感,后来姚家日子好起来,宋月芝又十分嫉妒宋氏,说话阴阳怪气的,宋氏对她好不领情,反倒无事生非。宋月芝对宋氏的伤害,让她早就对这个妹妹心寒了。

    姚玫对宋月芝是一直都有意见的,到现在也是,她年纪最大,小时候可没少遭宋月芝的白眼,更是亲眼看着宋月芝怎么对宋氏这个姐姐的。姚玫没觉得宋月芝如今有什么值得同情的,当初马耀祖跟宋思清的事情,宋月芝才是主谋,结果那一对死了,宋月芝还活得好好的。都不干净,也无所谓公平不公平,姚玫不想说,但她觉得,宋月芝是活该。

    听到姚玫的问题,宋氏笑了笑,摇头说:“不是忘了,不是无谓了,只是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宋氏只是宋月芝人生中的一个小配角,宋月芝有爹娘,有丈夫,有儿女,那些人希望她活着,希望她好,人之常情。血浓于水,宋月芝的人生继续下去的机会,决定者轮不到宋氏这个姐姐。孩子犯了错,当父母的总归还是希望能有改正重来的机会的,宋氏完全理解二老的心情。

    至于她们姐妹之间的矛盾,发生过,不可能就真的不在意,甚至是重修于好。不在于宋月芝做了什么,是宋氏自己看开了,她的人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,何必总因为那些不重要的人和过去的事情纠结呢?

    姚瑶笑着说:“娘这样想很好。其实我一直都觉得,死了的人是真的解脱了,活着的人才会一直受折磨。做过的孽,老天都看着,早晚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宋月芝真的能好起来吗?姚瑶不这样认为。宋月芝自从马耀祖死后,她的不清醒,何尝不是在逃避现实?等她清醒了,“好”起来了,怕才是真正的折磨开始。亲手害死自己的儿子,这件事,会像一块巨石,终其一生,都压在她心上。

    回到家,两个孩子在清点他们收到的“红包”,摆满了房间。

    秦玥和姚瑶坐在旁边喝茶,秦玥有些羡慕地看着两个娃,对姚瑶说:“丫丫,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,我好希望回到小时候,找到你,我们做一对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,会不会很有趣?”

    姚瑶摇头:“我小时候是个傻子,不会很有趣的,只会很滑稽。”

    秦玥眨了眨眼睛:“那……我见到你,应该先拿砖头拍你?”

    姚瑶乐不可支:“阿玥,你这个想法不错。”

    &么想法不错?”安儿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&爹说,他要拿砖头拍我。”姚瑶唇角微勾。

    安儿小脸满是惊讶,转头在平儿耳边说:“哥哥哥哥,爹和娘是不是傻啦?怎么会觉得拿砖头拍人不错呢?”

    平儿认真点头:“妹妹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秦玥轻咳两声说:“这件事情呢,爹想要解释。”

    平儿摇头:“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编故事,我们不听,等会儿要找姥姥姥爷告状,爹欺负娘。”

    秦玥头一歪,靠在了姚瑶肩膀上,幽幽地说:“丫丫,你听听,儿子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&子,你欺负你爹?”姚瑶笑问。

    平儿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姚瑶拍了拍秦玥的脑袋:“儿子说没有,你不要污蔑他。”

    &先找爹娘告状去。”秦玥直起身子,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平儿对安儿说:“妹妹你看到了,这叫恶人先告状。”

    &哥说得对!爹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?”安儿点点头说。

    童年毫无幸福快乐可言的秦玥,如今成功地成为了一家四口中最幼稚的存在。他说想要回到童年,其实,他想要的,现在已经得到了。

(快捷键←)上一页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 (快捷键→)
 
版权声明: 大乐棋牌,大乐棋牌首页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537.初一初二,幼稚的人所有小说、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,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立即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,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最新小说地图
0.0014s 0.7128MB